近日,第十屆中國數控機床展覽會(CCMT2018)在上海新國際博覽中心舉行。展會期間,日本機床協會舉辦了JIMTOF發布會。在發布會上日本機床工業協會會長飯村幸生、日本機床工業協會專務理事十丸雍二以及株式會社東京國際展覽中心代表董事兼總裁石原清次分別發表了講話。其中,關於行業發展的一些看法筆者以為很有參考價值。

  日本作為世界聞名的機床製造大國,無論在技術水平還是製造工藝上都居於世界前列。在“中國製造2025”戰略實施以來,日本作為中國重要的貿易夥伴,雙方在機床領域的聯係日益緊密。必須要承認,日本在機床技術上是一位先行者,其在機床行業發展上的經驗非常值得我國企業借鑒和學習。如在JIMTOF發布會上,日本機床工業協會會長飯村幸生關於日本展品的介紹,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機床技術發展的趨勢。

       飯村幸生先生在發布會上特別強調,希望大家關注(日本機床企業)帶來的積極利用物聯網的產品和技術。對此飯村幸生先生舉了三個例子:1、基於高速、高精度、高功能,並具備網絡耦合技術、智能技術的設備;2、結合智能製造設備與自動化及無人技術,實現高效生產的智能製造;3、將以上兩種智能結合在一起,優化工廠生產。

  筆者以為,這段話向我們傳達了機床技術發展的三個趨勢——物聯網、智能化以及自動化生產。目前,我國機床在這三個方麵尚在起步階段。所以下一步,我國企業在機床研究上,可以從這三個方麵入手。

       首先就是對物聯網技術的應用。目前我國機床行業剛剛在數控化道路上有所突破,但是想要進一步提高效率和降低成本,就需要物聯網技術。沈陽機床的i5智能機床就是對物聯網技術的探索。筆者以為,物聯網技術的使用會給我國機床行業帶來超車的可能性,但是需要注意,物聯網技術需要基於“高精度、高效率、高功能”的高端機床。普通機床即使采用物聯網技術,對於提質增效來說意義仍然不大。

  其次是智能化。機床智能化的表現有很多,如對工藝軟件的使用、具備與人溝通的能力、可以進行加工導航、對工作環境感知與補償、智能維護等等。機床越趨於智能化,其生產過程就會簡單,這也是所有製造行業發展的趨勢。目前機床行業在這方麵做得比較好的有德馬吉、大隈等。這些公司擁有深厚的技術底蘊,在智能製造的道路上走的也較遠。我國也有這方麵的嚐試,如大連科德的五軸臥式複合加工中心、大族激光的數控切管機、寶雞機床和華中數控合作的智能高速鑽攻中心HSC-430都配備了專業工藝與生產支持軟件。武漢重型機床的ZH5480龍門銑鑽加工中心、寧波天瑞精工的VF1290A龍門高速高精加工中心等,均具有對切削力變化的感知和自適應控製功能。這些都是智能技術在機床上的應用。而我國機床在智能化道路上的發展還不夠深入,技術水平也較為欠缺,整體而言還有非常大的發展空間。

  最後是自動化生產。筆者以為飯村幸生先生傳達的“將以上兩種智能結合在一起,優化工廠生產”實際上是指無人工廠,或者可以說是智能工廠。目前我國製造業發展水平想大規模建立智能工廠難度較高,但投入使用部分自動化設備還是可能的。所以我國機床企業需要提高對自動化生產的適應能力,一方麵在自身的生產中加大自動化設備的使用。另一方麵,則需要加強機床與機器人等自動化設備的配合的能力,為下遊企業提供更豐富的自動化解決方案。

  近年來,我國製造行業發展強勁,特別是以電動汽車為代表的新領域的崛起,為我國機床行業發展帶來了機遇。但我們也需要注意,新技術的產生也對機床的性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機床向網絡化、智能化發展,本質上都是為了適應新的生產要求。日本在機床發展的道路上走的較遠,他們的發展過程對我國機床行業具有一定的參考價值。“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希望我國機床企業可以在汲取他國發展經驗的基礎上走得更遠。